萬古长空

你还是别点进来比较好

这些年痛快淋的第一场雨

明天见 晚安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官逼同死!!!!!!!!!!!!!!!!!!!!!

每个人都是人类独特的一款存在形态,就像彩虹光谱里的每一个颜色。少数的存在,其实是这个社会丰富的展示。少数派与弱势群体划等号,不过是个长久的迷思。
《我们时代的性》

日记(二)

虽然今天不算什么节日 可我也快错过这一天了
懒懒散散 七零八落

对于是否喜欢上了一个人 我还是能确定的

你们做诗的人老是这样窄狭,一口咬定世上除了诗什么也不存在。
闻一多

我不兴风作浪 也绝不姑息 谢谢

“林国达游泳淹死了。金先生上课,说:‘林国达死了,很不幸。’这一堂课,金先生一直没有笑容。”
《人间草木》里的,顺便纪念一下昨天我们年级淹死的同学,逝者安息,无意冒犯。

午休做了几个梦,挑一个说说:同学们说晚自习要考数学。我一觉醒来,发现今天是周日没有晚自习嘿嘿嘿。
久违的骑了单车,估计明天腰酸背痛。


期待